科隆办公室地址:Wörthstr. 22, D-50668 Köln, Germany info@dongyin-germany.com
德国分所

分类:德国贸易法

典型案例:本所律师协助无锡某光伏生产企业追回货款

一、案情简介

本案原告江苏无锡某光伏组件生产企业,系某中央直属国有企业下属子公司,以下简称“客户”。被告系德国某光伏集团下属股份公司,以下简称“被告”。该德国集团前身是德国某知名光伏行业出版机构,定期出版一份业界知名的光伏行业国际期刊,拥有独立的检测实验室,并对国际上的光伏产品品牌做行业排名。客户通过订阅该专业期刊,与该集团建立起业务联系。

在德国政府大力倡导推广可再生能源,提供高额财政补贴的政策背景下,该集团于2010年1月发起设立该股份公司,目的是建设和经营德国境内的光伏电站。2011年2月被告主动邀请客户参与一项光伏单晶组件的供货招标,客户按照规定寄送了样品。被告于2011年3月在期刊中公布了全部样品的检测结果,根据该结果,客户提供的样品排名靠前,有机会向被告供货。

双方经协商对价格达成一致,但未签订正式书面合同。客户于2011年10月21日向被告开具了一份形式发票,提供1.2万件功率为300Wp+的单晶光伏组件,总价共计3,358,800欧元,付款条件为被告预付10%价款,在收货后30天内以银行信用证形式支付剩余90%价款。

被告向客户预付10%价款后, 客户开始组织生产和发货。期间被告通知客户,无法开出银行信用证,请求将付款条件修改为到货后两个月内支付剩余90%货款。被告的母公司为此提供了书面担保,另外在担保文件中,特别约定了客户对货物的所有权保留。客户接受了该支付条件。

货物于2011年12月按期抵达目的地,被告凭客户提单接收货物,完成电站安装。2012年9月和2012年11月,被告分两次向客户支付共计2,329,660.12欧元的货款,但是以货物质量为由,拒绝支付剩余的693,259.88欧元价款。

客户委托国内律师,向被告发送律师函,要求支付剩余价款,被告拒绝。庭外解决无果后,客户委托李淳律师和德国舒马赫律师组成的律师团队,于2014年4月正式向被告住所地的德国法院提起诉讼。在案件审理期间,被告母公司已经于2014年7月因资不抵债申请破产。

在受案的德国法院主持下,双方律师经过十几轮的书面陈述,2016年1月29日,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定由被告向客户支付693,259.88欧元价款及迟延履行利息。被告在2015年12月2日最后一次开庭审理后,认为胜诉机会渺茫,在法院正式公布判决之前即已申请破产,导致该法院判决无法执行。

随后,中德律师团队又以客户对货物的所有权保留为依据,与破产管理人多次交涉,并于2016年11月与其达成协议,约定以电站整体变卖所得,优先偿还客户货款及损失共计75万欧元。2018年3月,电站资产的买方按照破产管理人指示,将75万欧元价款直接汇至客户账户,本案从立案起诉历经四年,最终结案。

二、法律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货物的质量瑕疵,但是因双方未签订正式买卖合同,导致与争议解决有关的一系列关键条款缺失,例如,法律适用、司法管辖、诉讼程序,等等,构成影响客户诉求实现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针对此类案件,在审理和执行过程中有以下几点主要法律问题,值得我们分析和重视。

(一)法律适用和司法管辖

合同双方未订立正式书面合同,更未约定争议解决的法律适用。考虑中国和德国都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缔约国(以下简称“《公约》”),所以实体法上可适用该《公约》,双方对此在诉讼过程中均无异议。

同样,合同双方也未约定争议解决的司法管辖。按照德国法律,被告住所地的德国法院有权管辖,因此,程序法上也应适用德国法律。

因中德两国之间未缔结民事司法协助条约,为了防止中国法院判决的执行效力无法获得德国法院承认,我们认为,本案不宜向中国境内法院起诉。

(二)诉讼担保金

根据德国《民事诉讼法》第110条,住所地在欧盟或欧洲经济区以外的原告主体,向德国法院提起诉讼时,被告有权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原告预先向法院缴付诉讼担保金,确保原告在败诉的情况下承担被告的诉讼费用。诉讼担保金的金额包括被告一审和上诉程序中,法定最低限额的律师代理费及法院诉讼费。如果原告不能提供该保证金,德国法院可以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律师利用这一规定,向法院提出了申请,虽然我方律师想尽办法申请减免,法院还是要求客户全额缴纳72,932.60欧元的诉讼担保金。在客户按照要求缴纳之后,本案才得以进入实质审理阶段,给客户的诉讼进度造成一定干扰。

(三)质量瑕疵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货物是否存在质量瑕疵

被告于2012年6月自行对部分组件进行抽检,得出的平均功率是280Wp -290Wp,由此认定组件总功率比约定标准少了5%。另外,因为每块组件所能达到的最高电压不同,串联安装时,理论电压较高的组件会受电压较低的组件影响,不能发挥最大功率。被告认为,客户装货时没有把组件按照理论最高电压分类拣选,从而导致被告把电压差较大的组件安装在一起,经被告计算,由此造成的混配功率损失共计5.63%。综上,被告计算所得的损失价值共计913,045欧元,请求法院根据《公约》第50条减少价款,并根据《公约》第74条主张损失赔偿。

我方律师针对被告答辩理由做出反驳。首先,客户在2011年12月交货时,已经把全部组件检测的数据结果打包发给被告,数据显示每个组件的功率都在300Wp以上。其次,根据行业惯例,光伏组件生产厂家在发货时没有义务把组件按照电压拣选,除非买方定购时对此有特别要求。我方律师主张,根据《公约》第38条,被告没有履行及时验货义务;根据《公约》第39条,被告没有履行对质量瑕疵及时提出异议的义务,据此,请求法院驳回被告律师辩护理由。

被告又把全部1.2万块组件的电压和生产日期做成一张数据分布图表,以直观的视觉形式呈现,以此推断客户在做出场检测时操纵数据,故意欺骗,请求法院根据《公约》第40条,驳回我方律师上述主张。

因对质量瑕疵的判定较大程度上依赖技术手段,法院指定了一家鉴定机构,由双方到现场选择400个组件,以此认定组件是否存在质量瑕疵。鉴定结论显示,没有迹象表明组件在交付时的功率不足300Wp,法院最终据此做出了对客户有利的判决结果。

(四)损失的抵销权

被告抗辩时,主张以其损失赔偿请求权抵销客户的债权。合同双方对抵销权的内容没有任何约定,《公约》对该抵销权虽无规定,但是德国《民法典》及相关判例,则对债务人的抵销权有比较完善的制度规定

本案中,因被告的损害赔偿权未获得法院支持,进而使其主张的抵销权没有进一步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但是可以设想,假如鉴定结论证实组件存在质量瑕疵,德国法院很可能会支持被告抵销权的主张,客户将会非常被动。

(五)所有权保留

被告在提出变更付款条件时,客户采纳了顾问律师的法律意见,要求对方母公司提供书面担保,并约定在被告支付全部价款之前,保留对组件的所有权。

在被告的破产程序中,我方律师为客户申请登记破产债权时,提出对组件的所有权保留。破产管理人考虑到组件如果被从电站拆下,整个电站将失去整体价值,最终同意与客户达成优先受偿的协议。

三、案例点评

本案从合同订立,到诉讼程序和判决落实,反映了此类案件在国际贸易争端解决过程中经常会出现的一系列典型特征。

针对这些易发多发的特征,以本案为例,我们建议外贸企业在国际货物销售过程中,借鉴以下法律措施。

(一)签订正式销售合同

“上医治未病”,防患于未然,一份完善的销售合同可以最大程度预防法律风险。

外贸企业在国际货物销售时,很多情况下都没有签订正式的销售合同。在出现涉外货款纠纷时,往往只能凭订单、形式发票、往来邮件等作为证据文件,推断合同适用的法律依据,给争议解决结果造成很大的不确定性。

我们建议外贸企业尽量委托专业的涉外律师,针对买方的国别特点,起草销售合同,重点要考虑以下条款。

1. 争议解决

争议解决条款至少应当包含适用法律、司法管辖或仲裁条款等内容,这对争议解决路径起到关键路标的作用。

实体法方面,本案双方没有约定适用法律,可以推定适用《公约》。但是应当注意,《公约》是各缔约国之间求同存异的一个妥协结果,相对各国的国内法而言,《公约》是不全面的,对很多合同法律制度有意放弃了规则的制定,从而导致争议解决结果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建议客户订立合同时,要综合权衡,选择最有利的适用法律。

程序法方面,应当根据适用法律的具体特点,做出特别约定。例如,以适用德国《民事诉讼法》为例,我们建议排除第110条对诉讼担保金的适用,预防客户在德国提起诉讼时反而处于被动。如果以仲裁作为争议解决手段,对仲裁机构、规则、地点、语言等方面的选择,尤其关键,需要合同起草者具备非常专业的实践经验。

2. 货款

货款的支付方式是国际货物销售合同的关键条款,除了款项到期支付日期、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等基本内容,客户还要根据适用法律和合同情况,做出一些特别约定。

例如,本案中双方约定,在买方支付全部货款之前, 客户保留对组件的所有权。在被告申请破产的情况下,这一约定成为保证客户最终实现债权的关键因素。被告为电站项目筹措资金,已经面向公众发行大量企业债券,逾期无法偿还。可以设想,假如客户没有约定对组件的所有权保留,即使胜诉,也很难通过破产程序获得有实质意义的经济补偿。

再如,以实体法适用德国《民法典》为例,如果客户是卖方,最好对买方的抵销权做出限制,禁止买方以其他任何类型的债权请求权抵销卖方的货款请求权,使卖方始终掌握对货款支付的主动权。

3. 货物质量

在国际货物销售合同争议中,货物质量瑕疵往往成为买方拒绝支付货款的理由,对货物质量标准的约定,应该是客户重点关注的条款。

在质量瑕疵的认定方面,对买方验收货物、质量异议通知、鉴定费用的承担等方面,也应当引起足够重视,防止对方推脱责任。

(二)委托专业的律师团队

本案从立案起诉至诉讼判决用了约两年时间,其中还包括将近一年的鉴定时间,在同类跨境诉讼中属于效率较高的案例,圆满达到了客户预期的效果。

本案中,客户委托了中德两国律师所组成的诉讼团队,保证了案件顺利、高效地完成。一方面,中国律师直接以德语作为工作语言,起到梳理案情、沟通当事人、减少误解、控制诉讼进度的作用;另外一方面,德国律师通过与中国律师的合作,做到了充分了解案情、及时反馈案件进展、根据实际情况提供合理建议、落实客户诉求。

因此,在发生合同双方无法自行解决争议的情况下,客户应当根据自身案件特点,委托由中外律师所组成的专业团队,由中方律师把控案件进度,由外方律师落实客户诉求,才能尽可能达到客户所期待的效果。

德国诉讼时效介绍

根据德国《民法典》的有关规定,诉讼时效(Verjährungsfrist)是指法律对请求权的有效保护期,如果权利人超过法律规定的期限未曾主张其权利,则权利相对人可以以超出诉讼时效为理由,拒绝履行该权利。

国内企业在对德贸易中,如果遇到德国买方以各种理由迟延支付货款的情况,企业负责债权管理的财务部门很有必要了解德国有关诉讼时效的法律规定,采取正确的措施,防止债权因超过诉讼时效而无法实现(参见《处理德国客户欠款的法律手段》)。

从2002年德国债法现代化法正式生效以来,德国对诉讼时效期间的有关规定做了大幅修订,根据德国《民法典》的现行规定,一般诉讼时效的期限是三年,这也适用于卖方要求买方支付货款的情况。诉讼时效的起算,是从权利产生当年的年终结束之后开始的,也就是来年第一年的1月1日开始,一直到第三年的12月31日结束。

在诉讼时效的有效期限内,如果债务人支付了部分货款或利息,或者提供了担保,或以其他形式承认债权,则三年的诉讼时效将重新开始计算(Neubeginn der Verjährung),相当于中国诉讼时效的中断。但是需要注意,此时的起算时间不再是从次年年初开始,而是从债务人做出上述行为之日后开始计算。

债权人也可以主动采取法律所认可的措施,使诉讼时效暂时停止计算,这称为诉讼时效的中止(Verjährungshemmung)。上述的有效措施包括,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法庭支付令(Mahnbescheid),法庭支付令也是在实践中诉讼时效比较紧迫时比较常用的手段(详情参见我所网站文章《德国法院支付令简介》);如果双方约定仲裁解决纠纷的,应及时申请仲裁裁决;如果对方申请破产的,应及时向破产管理人申请登记债权(参见《德国供货商申请破产的应对策略》)。

需要注意,上述措施只能使诉讼时效暂时中止,并不能使诉讼时效中断,例如,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发生法律效力,或者有关程序停止之日起的六个月之后,此前已经发生过的诉讼时效期间将继续开始计算(德国《民法典》第204条第2款)。因此,在德国提起诉讼或仲裁,即使债权人赢得对自己有利的判决或裁决,还是会面临比较高的超过诉讼时效的法律风险,这一点与中国诉讼时效的规定不同,需要特别留意。在这六个月暂停期间(Karenfrist),债权人应该敦促债务人落实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及时还款;否则,必须及时申请法院或行政强制执行措施,这种强制措施是可以达到重新计算诉讼时效法律效果的。

另外当事人之间自愿协商并能达成协议的,也可以达到诉讼时效中止的法律效果。但是需要注意,此种情况的暂停期间只有三个月,如果对方逾期仍然没有履行还款义务,建议最好还是委托德国当地律师,采取诉讼等法律手段。

最后还需了解的是,债权人单方面对债务人做出的催告,包括寄送催款函、律师函,都不能起到中止或中断诉讼时效的效果,这一点跟中国诉讼时效的法律规定完全不同,想当然地套用中国的诉讼时效规定将会造成严重后果,因此需要提醒国内企业特别注意。在诉讼时效的债权保护期已经所剩无几的情况下,请及时向我们咨询,采取能够有效中止诉讼时效法律措施。

中德贸易中发生质量瑕疵争议的法律分析

国内企业与德国企业签订买卖合同,难免会出现双方对货物质量发生争议,一方拒绝付款的情形。

在实践中,在德方是供货方的情况下,对方一般都会提供比较完善的买卖合同,合同中通常会规定合同适用德国法律及德国法院作为管辖地,如果货物不符合要求,国内企业应该及时以书面形式提起瑕疵异议,根据情况要求对方采取退货、更换、降价、修理等措施,此时最好委托德国律师根据德国法律分析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向对方提出交涉,更多详情请参考我们《德国贸易伙伴交货瑕疵时的法律手段》一文;

在中方是供货方的情况下,一般买卖合同的形式都比较简单,甚至只有德方下单采购,双方没有签订正式的买卖合同,对合同适用的法律和管辖法院也没有明确规定。此时如果德国买方以货物质量为由拒绝付款,因中德两国都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CISG)的签署国,中国卖方则可以主张适用该条约的相关规定,管辖法院根据原告就被告的原则,一般是德方被告所在地的登记法院(详情请参考我所网站《涉及德国的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司法管辖权的适用》一文)。

关于因货物质量问题导致的货款纠纷,我们在下文中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有关规定做详细分析:

(一)货物是否符合要求的判断标准

首先,需要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35条,判断货物是否符合合同要求。

如果合同对货物的规格、种类、数量等有明确的约定,双方对货物质量争执不下的,一般需要委托双方都认可的或法院指定的鉴定机构出具报告,通常是德国境内的鉴定机构。德国买方在订货时通常会要求货物应该符合某种质量标准,例如德国的DIN质量体系,欧盟的EN质量体系,或者美国等其他国家的质量标准,此时这种质量标准也应该视为合同约定的组成部分;

如果合同没有明确约定质量标准的,则根据以下标准判断:(a) 货物是否符合通常的使用目的;或者(b) 买方在订货时是否明示或默示要求货物需满足某种特别目的;或者 (c) 如果买方订货时提供样品的,货物是否符合样品的要求;或者(d) 货物包装是否符合通常要求。

此外还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欧盟对某些来自非欧盟成员国地区的特定种类的商品,有强制的CE认证要求,例如电器产品、儿童产品、医疗产品等,详情请参考我们的网站文章《产品出口德国的安全标准和CE认证》一文。

上述货物如果没有按照CE质量标准办理检测报告,也没有按照CE认证要求在产品和包装上印有CE标志及厂名厂址,是禁止在德国境内销售的。假如货物如果被海关或其他质量监督部门查验,将会面临被退回或销毁的风险,买方也会面临罚款等处罚措施。在实践中,国内的卖方可能并不了解,哪些货物出口欧盟需要做强制CE检验,哪些是不需要的,而德国买方为了节约进货成本,会抱有侥幸心里,在进货时并不明确要求中国卖方办理CE认证,只有在货物被官方查到时才把责任推卸给卖方,以货物不符合通常的使用目的为由,让中方承担罚款、退货运费等损失。

在这种情况下,原则上是不能过分要求中国卖方了解德国买方的国内规定,通常只要货物质量符合中国国内标准,即可认为是满足了通常使用目的。中国卖方在这里的责任是否能够完全排除,关键还是要考虑其对CE质量标准的了解程度,在德国司法实际中,通常把下列几项标准作为客观分析的参照:

  • 买卖双方对该类货物维持有长期的合同关系;
  • 德国买方在订货时对CE标准已经做出过提示,所以卖方已经了解或应该了解;
  • 中国卖方在德国境内已设有分支机构,因此熟悉德国境内的销售规则;
  • 中国卖方长期向德国出口该类货物,或通过网络向德国销售该类货物;
  • 从整体上综合衡量,中国卖方应该了解该类货物属于CE强制认证的,例如,中国GB国标标准跟CE标准一致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35条第3款的例外规定。根据这项例外规定,即使德国买方在订货时提出过货物需符合CE要求,或者推测卖方应该了解CE强制认证的规定,只要中国卖方能够有证据表明,对方本来就知道货物是无法通过CE检测的,但是基于价格考虑还要坚持购买,就可以排除中国卖方的责任。

(二)买方的验货和提出质量异议是否及时

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38条,买方应该在可能的最短时间内验货;根据第39条,买方自得知货物瑕疵起,应该在合理时间内,将货物瑕疵通知卖方。此外,如果买方两年内没有发出任何质量异议通知的,其权利将失去法律保护。

根据上述规定,即使货物被认定是有缺陷的,德国买方如果没有及时履行验货义务,或者发现货物不符合规定,但没有及时通知中国卖方货物瑕疵,卖方也可以据此做出抗辩。至于对方在多长时间内验货或通知货物缺陷是合理的,则要根据货物的特点做具体分析。

在实践中,往往出现的情况是,德国买方以几个月甚至是几年之前采购的货物不合要求为理由,拒绝支付其他新收货物的价款,或者要求跟其他货物的价款相抵销。根据上述规定,如果对方收到货物之后两年内没有提出任何质量异议的,中国卖方有权拒绝对方在两年之前所接收货物的退货要求。

(三)卖方是否存在恶意隐瞒或欺骗

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40条,如果卖方发货时事实上知道货物不符合合同规定,又没有主动告知对方的,则不能根据第38条和第39条,以对方没有及时验货或及时通知货物缺陷为理由,拒绝对方的主张。

在实践中,德国买方往往会根据这一规定,指责中国卖方故意隐瞒货物缺陷,构成欺骗,坚持拒付支付货款。此时卖方则需根据具体情况,尽力证明自己没有故意欺骗的意图及行动。

在中德贸易领域,国内企业在签订合同时最好就能明确货物的质量标准、适用法律和法院管辖地,这样在对方提出货物质量问题拒绝付款时,就会事先有所预防;在与对方沟通过程中,应该注意保存书面证据,并且注意不要留下对自己不利的书面证据,例如,主动承认对货物缺陷负有责任,等等。如果对方以货物质量为理由拒绝支付货款,应该及时委托德国律师分析案情,代理买方向对方交涉,保证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

德国食品包装法新规介绍

欧盟在2011年颁布的《食品信息法》(LMIV),于2014年12月13日开始在欧盟各成员国生效,在德国则取代了本国的《食品标签法》(LMKV),在德国境内销售的预包装食品,必须满足新法的有关规定。
根据新法规定,在德国销售的预包装食品标签上必须用德语载明以下信息:

(一)食品名称(Bezeichnung)

食品名称必须符合食品的主要成分和形态,欧盟或德国法律有明确规定的,必须符合有关规定,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应该使用交易中的常用名称。

(二)食品成分(Zutaten)

原则上食品主要成分都应列明,并按照重量比例从多到少排序,包括香精(Aroma)、食品添加剂(Lebensmittelzusatzstoff)、食用酶(Lebensmittelenzyme)都应该列明,但是新法又规定了一系列的例外,例如,在食品加工过程中作为辅助原料添加的食品添加剂或食用酶可以不必列出,因此新法对食品成分标注的要求,与此前欧盟2000/13/EG号食品标签指令的规定相比并没有太大出入。

(三)可能引起过敏或人体不耐受反应的原料

此项是新法所规定的内容,在标签中需要加粗强调,具体哪些原料需要特别标注,请参考新法附件。

(四)特定成分的数量或种类(QUID)

此项也是新法所规定的内容,在标签中需要加粗强调,例如肉类或鱼类由多种动物肉类或鱼类构成的,需分别列明具体成分;植物油应明确是大豆油还是菜籽油,等等。

(五)封装时净含量、数量及干重(Abtropfgewicht)

具体要求参见新法附件。

(六)保质期

注意此处标注的应该是到期日(Mindesthaltbarkeitsdatum),而不是生产日。

(七)贮存条件及使用条件(视需要)

此项是新法所规定的内容,如果不标注将给消费者造成误解的,则必须予以说明,具体参见新法第25条。

(八)厂家名称及地址

厂家如是非欧盟国家的企业,应该注明欧盟境内进口商或经销商的厂名厂址。

(九)原产国或原产地

此项是新法所规定的内容,如果不标注将给消费者造成误解的,则必须予以强调。

(十)食用说明(视需要)

此项是新法所规定的内容,具体参见新法第27条。

(十一)酒精含量

根据新法规定,如果食品中酒精含量超过1.2%以上时,必须予以注明。

(十二)营养价值说明(Nährwertdeklaration)

这项要求在之前生效的德国《食品标签法》中已有规定,新法与原有的规定相比变化不大。

根据新法第30条第1款,在预包装食品包装上必须标明的信息有:

    a) 食品的热量值;
    b) 食品中脂肪、饱和脂肪酸、碳水化合物、糖、蛋白质和盐的含量;
    c) 如有必要,应在上述信息边上注明天然钠盐的含量。

据新法第30条第2款,在预包装食品包装上可以自愿标明的信息有:

    a) 单不饱和脂肪酸
    b) 多不饱和脂肪酸
    c) 多价酒精
    d) 增稠剂
    e) 纤维素
    f) 本法附件中所规定的其他维生素和矿物质

根据新法第34条第1款,以上信息必须印刷在包装同一面上(法律并没有强制规定必须印在正面),根据新法第34条第2款,只要地方足够,上述信息必须用表格的形式印刷。

以上为德国食品包装法的新变化,如果您需要了解更多关于德国食品销售法律法规的信息,欢迎与我们联系。

警惕德国爱他美奶粉贸易欺诈

最近我所已受理多起涉及德国爱他美(Aptamil)奶粉贸易欺诈案件,某些不法分子冒充德国注册公司,声称可以大量供应德国爱他美婴儿奶粉一手货源,骗取国内客户货款。

我们建议国内客户在签订供货合同之前,务必谨慎审查德国客户的真实身份和商业信誉,例如:对方公司的法律形式是否符合常规,对方公司的设立时间,网络域名注册信息是否与公司注册信息一致,邮件往来是否规范,是否有固定的办公电话和地址,接听电话工作人员的应答是否规范专业,银行帐号是否在德国境内,是否与公司信息一致,等等。如果经过上述考察,对对方的信誉存在较大疑问,最好亲自到现场访查,或者委托在德国的律师协助调查,防止受骗。

德国爱他美奶粉厂家最近在德国境内零售供货极不稳定,多家连锁超市已长期断货或限量供应,如果对方声称可以大量供货,国内客户有必要谨慎对待。我们已经协助多家国内企业调查德国公司的真实身份,成功帮助客户避免遭受德国合同诈骗的经济损失,如您需要调查德国公司的商业信誉,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著作权声明:

本网站所发表的文章和图片,均由网站所有者原创,在本站首次发表,并享有著作权,未经书面同意,不得转载、修改、汇编、复制、翻译,也不得存储于数据库或其他电子媒体和系统中。否则本律师事务所将根据《世界版权公约》追究一切违反著作权的行为。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仅供一般性参考,并非针对特定对象的专业法律建议。任何根据本网站内容所采取的主动行动或消极的不作为,本所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需法律咨询,请与本所律师联系,并签署委托合同。